首页 快讯正文

美媒:拜登外‘wai’交“小集团”存《cun》在决{jue}策弱点

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 美国《 *** 》网站6月2日发表题为《拜登的外交政策“小集团”是最好的吗?》的文章,作者为美国资深记者、评论员彼得·贝纳特。文章认为,拜登外交团队之间的信任使他们能够以非常规的方式合作,但也有不好的一面——群体思维,导致拜登 *** 无法理性决策。全文摘编如下:

5月底,《 *** 》披露了一则惊人消息:拜登总统的外交政策顾问在某些问题上出现了分歧。这场分歧事关对中国征收关税。按华盛顿的标准衡量,这场争论非常温和:既没有官僚式的剑拔弩张,也没有不雅言论见诸报端。尽管如此,它却引人注目,因为这非常罕见。

群体思维制约理性决策

对拜登和他的外交政策高级幕僚来说,亲密关系产生了凝聚力。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大约20年前就开始为拜登工作。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就当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拜登说,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他与现任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共度的时光“难以计数”。曾在奥巴马 *** 担任副国家安全顾问的本·罗兹说:“这些人不只是前同事。在许多情况下,他们是朋友。”

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6月7日发表题为《“我不怪自己”》的文章,作者为弗洛里安·加特曼。默克尔接受采访时表示,西方在阻止俄乌冲突方面本应有所作为,却没能成功建立一个可能阻止这场悲剧的安全架构。全文摘编如下:

安格拉·默克尔严厉谴责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尽管她所属的基民盟目前是反对党,但默克尔还是表示,她对继任者奥拉夫·朔尔茨领导的“交通灯”联盟在外交方面有信心。

“我不怪我自己”

自去年12月初卸任总理后,默克尔几乎从未公开发言或出席活动,因此人们对她本次在柏林的露面也就愈发期待。活动组织方(柏林歌舞团和建设出版社)此前已经宣布,默克尔将在与奥桑的对话中回答“我们这个时代极具挑战性的问题”。

奥桑问默克尔,她是否本可以尽更大的努力或做点别的什么以阻止乌克兰战争爆发。默克尔回答:“我不怪我自己。”但她也明确表示:“我们没能成功地建立一个可能阻止这一切的安全架构。”与此同时,她也为自己政策中目前遭到批评的方面作了辩护。她说:“我们是否本可以多做点什么来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人们在反复问自己这些问题,我当然也经常扪心自问。”

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6月6日发表题为《谨慎处理印美关系》的文章,作者为沃尔特·拉塞尔·米德。文章认为,美印关系表面上看似成功,但因价值观和观念上的重大差异而存在分歧,这些分歧可能会在某个关键时刻破坏美印合作。全文摘编如下:

美印关系表面上看似成功。但是,政界、智库、宗教领袖和记者在班加罗尔和德里进行了为期一周的紧张会议,明确表示虽然美国人和印度人拥有共同的战略和经济利益,而且我们都珍视“民主”,但我们仍因价值观和观念上的重大差异而存在分歧。除非谨慎处理,否则这些分歧可能会在某个关键时刻破坏美印合作。

美国人和印度人看待同一个问题的方式往往截然不同。例如,印度并不认为俄罗斯攻击乌克兰是对世界秩序的威胁。美国人对印度继续愿意从俄罗斯购买石油感到不安,而印度人则对西方试图在乌克兰问题上争取全球支持感到愤愤不平,许多人认为乌克兰问题主要是西方造成的。

通常,当印度人看到美国人和欧洲人聚在一起制定全球规则时,他们就会怒火中烧。美国威尔逊主义者越是谈论基于价值观的国际秩序,印度人就越担心西方的傲慢。许多印度人希望有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以及一定程度上强大的中国来帮助防范拜登总统及其许多顾问想要建立的那种世界秩序。

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 法国《回声报》网站6月7日刊登采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皮埃尔-奥利维耶·古兰沙的报道,题为《IMF警告“去全球化将推高成本”》。古兰沙认为,全球化未来有两种可能的路径,第一种是进一步“拆除”全球化,世界形成对立的阵营;第二种是恢复全球化进程,更多关注经济角色之间的财富分配问题并加强经济的弹性。全文摘编如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皮埃尔-奥利维耶·古兰沙认为,金融制裁“可能导致世界分裂”。

《回声报》记者问:我们今天正目睹幸福全球化的终结吗?

古兰沙答:全球化从来都不是完全幸福的,尽管它让数亿人摆脱了贫困。它还伴随着国家之间以及国家内部财富再分配的问题。这些分配上的不平等引发了反全球主义者的第二波指责。

问:您现在看到去全球化的开端了吗?

答:事实上,我们正处于去全球化的第四阶段。2008年,在金融危机之后,我们首先看到了金融全球化的停止。一些国家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的债务总额已经减少。例如,危机阻止了跨境贷款的强劲增长。通过金融市场收购公司股份的速度明显放缓。第二阶段,中美贸易战使两国之间的一些贸易和投资受到质疑。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了去全球化的第三阶段,企业被迫重新考虑他们的供应系统。如今,乌克兰战争和随之而来的能源危机是第四阶段。在过去15年里,全球化已达到了某种最低水平。

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6月7日发表文章认为,鉴于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对抗的加剧,雅加达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在全球和地区范围内都在提升。全文摘编如下:

今年,印度尼西亚将连续主办20国集团相关会议。

为了遏制华盛顿领导的西方阵营在欧洲危机期间在亚洲的扩张,北京把重点和外交精力放在了它与东南亚国家尤其是印度尼西亚的关系上。

鉴于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对抗的加剧,雅加达对中国的地缘政治重要性在全球和地区范围内都在提升。印尼位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心。

去年6月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是北京吸引印尼的重要分水岭。就在七国集团峰会召开前,中国和印尼在贵阳共同主持了“中国印尼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首次会议”。

尽管印尼作为亚洲民主国家的地位正在上升,考虑到印尼并没有加入七国集团,可以想见,北京这样做是为了争取雅加达的支持,抗衡“民主俱乐部”的扩大。

在全球问题上,北京也在积极与雅加达沟通。

至于已经成为大国竞争主要舞台的“印太地区”概念,中国一直对其对手正在推广的这一地理概念持怀疑态度。与此同时,印尼在制定《东盟印太展望》方面发挥了领导作用,因为印尼有保护东盟在亚洲外交中的核心地位的紧迫感。

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 西班牙中国政策观察网站6月7日发表题为《威胁不是中国》的文章,作者是西班牙中国问题专家胡利奥·里奥斯。全文摘编如下:

众多媒体和分析家日益将中国视为对西方的“最大威胁”,这加强了关于西方经济、文化和社会政治模式陷入危急存亡之际的想法。这是出自白宫、五角大楼或北约的言论,在美国占据主导地位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鹰派人士,经常将它挂在嘴边。

这种说法有依据吗?首先要承认,中国确已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它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全球影响力是公认的。但应当注意的是,无论 *** 拥护者如何煞费心思,中国的全球影响力扩张都是由贸易而非军事能力或野心驱动的。渲染中国的能力是证明我们确实在谈论一个可信威胁的常用手段之一。

2021年1月6日,美国警方在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外围逮捕支持特朗普的 *** 者。(法新社资料图片)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彭博新闻社网站6月5日发表题为《重拾禁忌的“缓和”政策并与中国接触》的文章,作者为英国历史学家、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尼亚尔·弗格森。弗格森认为,20世纪70年代的“缓和”政策对美国具有重大意义,现在却是一个禁忌字眼。但在当前的对华关系中,“缓和”政策更能解决问题。全文摘编如下:

“缓和”(detente)还是一个禁忌字眼吗?我希望不是。我们也许很快就需要它了。

早在上世纪70年代,这个短小的双音节法语单词曾经差不多是“基辛格”的同义词。近半个世纪前,当他还在 *** 任职时,他与苏联实现缓和的努力曾引发争议。

与“绥靖”(appeasement)——起初曾是外交词典中一个体面的词汇——稍稍有些相似,“缓和”现在是不体面的。

不过20世纪70年代的“缓和”政策与20世纪30年代的“绥靖”政策并不一样:它成功地避免了世界大战。笔者越是思考那陷入麻烦、动荡的十年,就越是认为“缓和”政策是对美国一直到1969年初时所处混乱状况的明智解决方案,当时尼克松入主白宫,基辛格作为他的国家安全顾问进驻白宫。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6月6日发表题为《美国新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真的能与中国庞大的“一带一路”倡议抗衡吗?》的文章,作者为菲律宾亚洲太平洋协进基金会研究员卢西奥·布兰科·皮特洛。文章认为,鉴于未来可能遇到的困难,外界对“印太经济框架”的期望值很低,其中最重要的是政策连续性。全文摘编如下:

拜登 *** 终于公布了令其“印太战略”内容更丰富的经济政策。但人们不禁要问,他的计划能否持久,能否与中国规模宏大的“一带一路”倡议竞争。

5月23日,拜登在东京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尽管IPEF受到欢迎,鉴于未来可能遇到的困难,外界对它的期望值仍然很低。其中最重要的是政策连续性。

由于美国将于11月举行中期选举,拜登在这项广泛经济协议中作出的承诺可能受到关注。

目前,拜登的民主党在参众两院均拥有微弱多数,但11月的选举可能改变这种平衡。如果共和党把持国会, *** 的贸易和外交政策,包括IPEF,可能面临困难。

此外,随着2024年11月总统选举的临近,人们越来越担心新 *** 可能退出这份耗费大量时间和资源才敲定细节的协议,或是重议条款。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时报》网站5月31日发表题为《拜登团队的对华战略未将美国利益置于首位》的文章,作者为美国“国防优先”组织研究员奎因·马席克。文章指出,美国应该透过现实主义视角看待中国,尊重中国的重要利益,并保持克制。全文摘编如下:

拜登 *** 的对华政策未能提供有效处理美中关系的方案。这个对华战略没有把美国的利益作为核心。它似乎更关注意识形态方面的竞争。

将美中关系界定为全球秩序之战将增加冲突风险,并减少外交成功的可能性。

避免与中国发生战争符合美国的关键利益(这种战争很容易演变成核战争)。尤其各种威胁并非真实存在,就更应如此了。中国最终会寻求推翻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并彻底颠覆全球秩序的断言,在很大程度上是猜想和预测。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多研究。这将要求同中国党和 *** 高级官员进行坦诚的外交,需要进行更有目的性的“二轨对话”和“一轨半对话”,并需要对中国的世界观有更深的了解。预设中国希望统治世界,将不断引发猜疑,并降低外交的有效性。

美国应该公开捍卫自己的 *** 体系,保护自身免受外国侵扰,并在国内践行自己的价值观。但是,中国 *** 领导中国(许多独立民调显示, *** 历来有着很高的支持率),而美国必须与之打交道,才能有效地处理美中关系,并避免战争。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6月3日发表题为《拜登和布林肯在中国问题上有哪些说的是对的》的文章,作者为美国国家利益中心特聘研究员、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客座高级研究员保罗·希尔。

文章指出,中国认识到单极全球霸权是不可持续的,追求单极全球霸权代价高昂、破坏稳定,因而并不想取代美国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如果不弄清楚这些基本问题,华盛顿针对中国的投资、结盟和竞争就有受到误导和事与愿违的风险。全文摘编如下:

5月26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发表了人们期待已久的讲话,概述了拜登 *** 对中国的战略。他将其概括为“投资、结盟、竞争”。华盛顿将在国内投资以重建美国的实力,在海外与盟友和伙伴结盟追求“共同的事业”,并——从这一实力地位出发和在全球支持下——“与中国竞争,以捍卫我们的利益,推进我们对未来的愿景”。尽管这是一种新的表述方式,但它实质上重复了拜登 *** 官员过去一年来就其对华“战略竞争”策略的主要组成部分发表的多次声明。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网站6月3日发表题为《美洲峰会与新地缘政治局面中的拉丁美洲》的文章,作者为卡洛斯·马拉穆德。文章认为,从为拉丁美洲的核心问题寻求可行和长期的解决方案角度来看,第九届美洲峰会更像是又一个失去的机会,而不是机遇之窗。全文摘编如下:

第九届美洲峰会6月6日在洛杉矶举行,这是美国在1994年举办首届美洲峰会后第二次举办峰会。

世界格局发生大变化

本届峰会面对的形势与之前峰会大不相同,与2018年在秘鲁举办的第八届美洲峰会的背景更是相去甚远。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迫使会议推迟一年举行,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加速了国际地缘政治的转变。世界格局(政治制度、地缘政治和经济社会)正在迅速变化。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开始,冷战后的世界格局逐渐消失,美国内外交困,国内政治两极分化、经济衰退,对外则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

美国在拉美的传统霸权在其他域外大国(尤其是中国)登陆拉美后已成为过去。北京提出的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标杆的经贸倡议,对拉美大部分国家都极具吸引力,并让中国的全球战略变得更加自信。相比2018年,现在美国总统不再是唐纳德·特朗普,而是乔·拜登,他更倾向于加强与传统盟友(欧盟、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或日本、韩国甚至印度等亚洲国家)的联盟。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俄罗斯自由媒体网6月6日刊登题为《我们必须竭尽所能地在乌克兰取胜——专访俄共中央委员会主席根纳季·久加诺夫》的报道,记者为安德烈·波卢宁。久加诺夫认为,文明正在从西方转向东方。欧洲之窗变成了一扇令人窒息的小窗,而通往亚洲的大门敞开着。全文摘编如下:

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100天让我们有理由进行中期总结。200多个居民点被解放。盟军控制的领土自特别行动开始以来扩大了3-4倍。顿巴斯工事区正在被有条不紊凿开,马里乌波尔的城市堡垒被攻占。

另一方面,西方继续对俄罗斯施加前所未有的压力。上周,欧盟批准了对俄罗斯的第六轮制裁,其中包括石油禁运。此外,现代化武器不断被塞给乌克兰。作为第十一批军事援助的一部分,美国将向基辅提供高机动性“海马斯”多管火箭炮系统,它们或可击中俄罗斯境内的目标。

俄罗斯 *** 中央委员会主席根纳季·久加诺夫谈到了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行动,可以得出哪些结论。他表示:“自乌克兰军事政治行动开始以来,已经过去了100天。我们正在那里解决关乎世界和俄罗斯命运的关键问题。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调动一切资源,以取得令人信服的胜利。后苏联空间乃至全世界的力量格局将取决于此。”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阿根廷美洲通讯社网站6月5日发表题为《美洲峰会:走到第九届的区域性峰会的里程碑事件》的文章,回顾了自1994年以来历届美洲峰会的里程碑事件。全文摘编如下:

自1994年以来,美洲峰会定期将该大陆的国家元首和 *** 首脑同聚一堂。在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被排除在外的紧张氛围下,第九届美洲峰会将于6月6日至10日在美国洛杉矶市举行。

以下是前八届美洲峰会的里程碑事件。

●1994年12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举行的第一届美洲峰会上,该地区的领导人签署原则宣言。宣言将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以消除“贸易和投资壁垒”、实现区域一体化列为优先事项,这也是之后三届峰会中讨论最多的议题之一。

●1998年4月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第二届峰会和2001年4月在加拿大魁北克举行的第三届峰会都试图为峰会制度化奠定基础。峰会宣言指出,各国“相信”美洲自由贸易区将改善“我们人民的福祉”,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制定《美洲国家民主 *** 》,以加强美洲国家组织维护代议制民主的手段,该 *** 于2001年9月获得通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欧博网址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